饮尽温柔 坐淡沉香

时间:2007年10月19日 08:59    编辑/作者:佚名   2922

   不知是否是秋的气候原因,尤其是在傍晚时分,突冷突热的,天气想左右你的情绪一样,带着一丝的缠绵,带着一点忧伤。秋风偶尔吹着我的发丝,突然感觉对自己有点生气,扯了扯衣角,将自己包裹一下,才感觉有点充实。

    路旁的一排羊角树,树已略显斑驳,一阵风过,几片叶回旋中无声地跌落在厚厚的灰土上。

    叶子随风的离去,并不是单纯地对风的追求,更不是感叹树的不挽留,曾经在树的性灵怀抱里,叶子饮尽温柔,享尽温存,依偎中绽放出美丽的花朵,叶子为绵密爱情和美丽的诗意,将深深的记忆刻在树的年轮上,自己的超脱则是为了化泥润树,来春时,以新嫩的生命来为树披上一身粼粼的绿装。

    我们可曾想过,尘世间的一切流转和变迁,无非是像蝉一样的蜕变行为;幸福与离别是我们心之释然的演绎,如同暂时的分离是为下一轮美好的相聚的幸福布置美仑的场景。风吹飞,风带走的是时间沉淀下来的沧桑,耗尽精力的枯黄,带回将是新一轮的美丽。

    自己不知是否有种超然的情怀欣赏这不动声色的美丽,却深深体味到曾经经历与拥有的珍贵,保存温柔的记忆,装点新一轮的温柔不是会更有意义吗?


    转角小公园里的一石椅上,一朵玫瑰孤怜怜地放在椅子上,秋风吹瘦花的娇容,尘土的掩袭花的精力,无力,孤独中弥漫着疑惑,迷茫中搜索着倾听。

    花已绽放,而秋意淡淡。

    伊末至,人已疲。冷,刺进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瞬间缥缈,捉摸不定,思绪感觉寂寞无助,飘零,无声落地。

    梅艳芳一曲《女人花》“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 / 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 / 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”,带着遥遥无期的守望。

    形单影只,虔诚守侯,纵然坐冷天地,暗香无相,纵然不知谁会从面前经过;纵然将孤寂的身影刻成一道道的伤;

    秋风飒然,心绪飘然,今生,我只想拥有落叶的情怀;来生,我也不想成为那美丽的女人花。

 •上一篇:写作体会
我有话说